太阳城娱乐

手机扫一扫

【改革开放40周年】父亲的土地情结
发布日期:2018-10-30    作者:刘永超    
0

民以食为天!而土地就是农民的命根子,对于从农村出来的孩子都深知土地的宝贵和重要意义。

我的父亲是位农民。说是农民,却什么都干过,当过老师,修过水库,做过会计,还养过蜜蜂、水貂……但无论做过什么,都始终改变不了农民的身份;也无论做什么,父亲依然对种地情有独钟。

我的家在紧靠黄河边的高崖上,由于地理位置的优势,八九十年代的黄河滩有大量的沙土地,无人耕种而杂草丛生。一是由于沙土地贫瘠,还干旱不保墒,种农作物只能靠天吃饭,风调雨顺时还可以有所收获,如遇到天旱,那就会颗粒无收,连种子钱都得赔进去;二是八二年农村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后,可耕土地面积较多,每家都有七八亩成十亩地,光耕种这些都够累的。而我的父亲却冒着颗粒无收的风险在河滩开出三十亩沙地,种上了花生、豇豆等农作物。还好,在我记忆中的那几年收成还不错,不满十岁的我还有两个姐姐就成了收获时的重要劳力,平时我最大的贡献就是每天下午一放学,放下书包就拿着包袱、镰刀,去地里给家里的老黄牛割一大包青草。我的家连爷爷共六口人,都各自忙碌着,干着力所能及的事,倒也是其乐融融、和睦幸福。

一九九六年,国家实行农村土地承包一次签约三十年不变,我也继续享受着土地改革带来的红利,由于户口还在农村,我一边在龙钢上班,一边帮家里耕种着赖以生存的土地。除了够吃够喝,每年都有不少的余粮可以卖掉,但到年底一算,余粮卖的钱除了买化肥、种子、农药浇地的开销,也所剩无几。也许是父亲知道农民的不易,一年忙到头也落不下几个钱,所以在我高中毕业后,就毫不犹豫坚决的让我进了龙钢上班,想以此改变我以后的命运。“不论怎样先跳出农门再说”这是父亲原先给我说的。现在想想父亲的良苦用心,除了心酸就是感恩。

生活总不会永远一帆风顺,常常在你意想不到的某个时候,猝不及防给你当头一棒。一九九八年十一月,父亲因得急性胰腺炎住院治疗,也许是当时医疗水平欠缺,也许是还没有更新更好的良药,在医院一周,父亲就撒手离我们而去。二十五岁的我顿时觉得像天塌了一样没有了主意,即使从小没享受过大富大贵,却也一直在父母的庇护下,没操过什么心,现在让我如何是好?孤苦伶仃的母亲,不满一岁的儿子,我俩还要上班,这一切……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,顺利送走了父亲,没有时间悲恸,也没有时间再躲避清闲,接下来我该接过父亲的担子,撑起这个破碎的家庭。首先就是家里的土地如何耕种?在父亲去世后的一两年里,我和妻子利用假期,按照时节按时播种、除草、施肥,由于都买的新品种种子,小麦、玉米,芝麻倒也收获颇丰,甚至比村里的其他农民亩产还高。为了让逐渐年迈的母亲不孤单,一年后,我在城里买了套二手房,把母亲接到城里与我们同住,家里所有的土地都低价租给了苗圃,从此不再为土地所劳累,我们一家又团团圆圆住在一起了。母亲每天接送儿子上幼儿园,可以尽量让母亲摆脱父亲去世后的消沉和孤单情绪。

随着国家改革开放和经济的快速发展,国家土地流转的消息经常见诸报端新闻,韩城城区周边村子的土地也相继一块块被征用开发。再过几年,我们村的土地也将被征用,开发城市农业生态旅游项目,还打出了地热温泉。我也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随着“韩城黄河沿岸区域性中心城市”的不断建设,我们这里肯定会是金山银山与绿水青山相得益彰,环境优美、瓜果飘香的旅游度假胜地,农民的生活也会芝麻开花节节增高。(龙钢公司炼铁厂 刘永超)